蒋介石下令着手研制原子弹

2016年05月25日17:19  新浪读书  微博

  1946年1月间,当时任职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北平行营上将主任的李宗仁,得到了一项极为可靠的情报,指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期间,日本陆军省秘密派遣了一支技术人员队伍,人数多达70余人,他们此行目的是到张家口地方采掘原子放射性原料,预备用这批放射性原料供日本发展原子弹之用。未料,美国不但抢先一步制造成功原子弹,并率先使用原子弹,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据情报指出,日本投降后,这个研发原子弹的小组中,有30余人被中国共产党逮捕,其余未遭逮捕的人员,全都隐姓埋名藏匿在北平。

  李宗仁有意按图索骥,寻觅躲藏在北平的日本原子弹专家的下落,希望这些日本专家协助国民政府研发原子弹。

  汇集了所有的情报讯息,李宗仁于1946年2月1日,拍发一份密电给在重庆的蒋介石。

  李宗仁这份密电让蒋介石闻之震惊,第一件让他吃惊的是,日本投降的原子技术人员七十几个人,竟然有三十几个人被共产党抓走,其他没被共产党带走的,则是“隐姓埋名,藏匿在北平”,假使这三十几个被共产党捉去的日本原子技术人员,被共产党运用,甚至被送给苏联,帮助俄国人造原子弹,一旦共产党或者苏联造成功原子弹,将对国民党处境极为不利。

  李宗仁密电中所提及的事也提醒了蒋介石,不但应该赶紧搜寻散居在北平的那些日本原子技术人员,更要组织起中国的原子弹研究计划的团队。

  蒋介石最介意的还是共产党争取了那三十几个日本原子技术人员,这实在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因为如果此事属实,它无异于一枚不定时炸弹,后续影响很难评估。

  由于蒋介石不放心李宗仁,故而私下交付给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代局长戴笠一项重要任务:仔细查明抗战时期日本鬼子在中国境内研制原子弹的详细经过。

  1945年初,国民党当局正忙着把部队和军政人员大批运往沦陷区,进行复员工作,哪有心思和精神投入研制原子弹?

  1945年6月1日,第十一战区司令部参谋长兼第十一战区华北受降区北平前进指挥所主任吕文贞,从驻防的北平市发了一通密电致蒋介石。根据吕文贞将军呈报的讯息,第十一战区司令部秘密留置了一个日本人,此人名叫石原茂光,据称他是日本研究原子弹专家之一。

  吕文贞将军发给蒋介石的密电中表示,石原茂光接受侦讯时声称,已储存在中国的现有材料,即足够试造“酸化铁原子弹”,这种原子弹的威力估计为铀原子弹的四分之一,破坏范围可达64平方公里之广。吕文贞向蒋介石请示“查原子弹为国防潜力所关至巨,除已照实验计划准备各项材料外,拟请指定地点准予秘密试验,俾获成果,以资利用”。

  蒋介石自己也不是学理工出身,也没有任何核物理知识,但他身边毕竟仍有不少专家可供咨询商议。

  到底吕文贞所说的“酸化铁原子弹”,果有其事、果有其弹吗?还是被日本鬼子耍弄了?日本鬼子果真有这么一项神秘计划,何以不在他们得势时试爆,而偏偏要等战败之后双手奉交中国人?吕文贞的理想有没有实现呢?或者根本是日本鬼子因为畏惧身受战犯审判,故意捏造了一个神秘原子弹计划的幌子,虚晃一招,试图逃脱严惩,根本是一场空洞的骗局,日本鬼子的目的难道是要借此缓兵之计,拖延中国政府对他们的战犯审判?

  蒋介石当然不是傻瓜,最后自然不可能同意吕文贞的建议。

  自抗战胜利以来,各种有关日本科研人员在中国研制原子弹的讯息,经过逐一查证过滤,结果证明都只是镜花水月,徒然空欢喜一场。事实证明,日本在战时的原子弹研究计划的成果与研究人员,其核心部门均集中在日本本土,精华人才与研究成果几乎全给美国人“整锅端走”。日本鬼子原子弹研发计划的“剩余物资”“残羹剩饭”残存在中国的已经所剩无几。因此,对研发原子弹产生高度兴趣的蒋介石,不得不另起炉灶。是故,他早已把注意力从寻求日本专家协助的方向,转移到由我们中国人自行研制的途径。

  其实,早在李宗仁向蒋介石汇报,北平尚有逍遥法外没被俘虏的日本原子弹专家的情报之前,蒋介石正悄悄计议着如何组织训练中国专家,自行研制原子弹的可能性。负责执行此一计划的,是兵工署副署长俞大维。

  在蒋介石交办之下,1945年11月,军政部部长陈诚、次长兼兵工署长俞大维,邀请西南联合大学知名学者、物理学家吴大猷博士、化学家曾昭抡、数学家华罗庚等人,共同商议我国自力发展原子弹的问题。吴大猷等学者认为,以中国当年脆弱的军工产业,技术上实在不足以研发核子弹,如要突破瓶颈,端赖自培育人才开始。

  吴大猷当即向蒋先生建言,发展原子弹,钱不是主要问题,最重要的是人才库的建立,有了专门人才才能逐步克服研制原子弹的技术难题,归纳与铺设出正确的研制坦途。蒋介石清楚了问题症结所在,当即向吴大猷承诺,国家建设的经费应该用在刀刃上,美国退还清朝赔偿八国联军的庚子赔款,可以拨用作为奖助人才赴美国深造研究核子科学的经费,至于人才名单,则请吴大猷据实考核之后开具。吴大猷等学者便开列了一份名单,专家考察团的人员还包括:王瑞、唐敖庆、孙本旺及杨振宁、李政道、朱光亚等人,这个民国政府筹组的原子弹专家考察团于1946年启程赴美学习之旅。

  稍后因为内战烽火成燎原之势,民国政府的核弹计划灰飞烟灭,但是,这十几位中国当代最优秀的种子科学家,有的在异邦科研领域大放异彩,甚至位跻诺贝尔奖得主而享誉国际,有的则是继续沿着民国种子科学家的路径,埋头苦干,日后却因为各奔前程而分途成为两岸军工科技的拔尖人物。也仍有像吴大猷这样“不忘旧情”的科学泰斗,回到蒋氏父子身边,竭智尽忠,为台湾的军工产业劳心尽瘁,而民国政府核计划的“徒子徒孙”们,也有不少人在台湾成立“中山科学研究院”之后,为台湾日后折翼的“两弹一星”(尽管台湾不叫两弹一星)做奉献。

  只是当时的蒋介石万万想不到,三四年后,国民党即从大陆全面溃败,撤退台湾。朱光亚等人在毛泽东的号召下,于1964年10月研制成功中国第一枚原子弹。为了强国强种,振兴民族,彼此殊途而同归矣!(摘自《蒋介石心传》)

 

(责编:王斯灏)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