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毛泽民赴苏是为毛泽东和嫂子贺子珍劝和吗

http://book.sina.com.cn  2011年05月09日 11:04  新浪读书 官方微博
  文章摘自《革命与爱》
  作者:耘山 周燕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本书简介:过去,人们知道,毛泽民是在毛泽东的指引下走上革命之路的,人们还知道,毛泽民是红色政府的“大管家”,是党的财政、经济工作的开创者。但是,本书通过共产国际档案,揭开了两人兄弟关系中,鲜为人知的许多谜题……[连载内容]

毛泽东与贺子珍

  在从未有人调阅过的档案上,意外发现贺子珍化名“文云”的深意

  2005年夏天,作者耘山准备去莫斯科寻找毛泽民的档案资料。李敏的儿子孔继宁当时正在拍摄外婆贺子珍的电视专题片。他迫切希望能更多地了解贺子珍在苏联养病期间的真实情况,希望能找到她本人留下的真迹。这样一来,寻找贺子珍的档案资料,也成为耘山莫斯科之行的一项重要任务。

  有了查阅毛泽民档案资料的经验,耘山信心十足地进入目录检索。结果却令人遗憾,没有找到有关贺子珍档案的一丝踪迹。

  档案馆的负责人—一位热情、尽职的俄罗斯老太太,又调取了有关贺姓中国人的全部目录,翻来翻去,仍旧一无所获。

  档案馆里非常寂静,只听手表的指针在嘀嘀嗒嗒飞速地走着。正在束手无策时,耘山用力拍了两下脑壳:“哎呀,我犯了一个惯性思维的错误!怎么就忘了中国同志在苏联都是用化名啊,按照贺子珍这个名字去找档案,当然找不到任何东西!”

  贺子珍在苏联的化名究竟叫什么?出发前,没有任何人提及此事。这下可把耘山急坏了,他立即拿出手机,向北京发送短信:

  继宁:

  你姥姥在苏联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只有3个小时阅读档案的时间,请速告!

  耘山

  当时时间是莫斯科上午9点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却迟迟不见孔继宁回复。耘山火急火燎。回国后,耘山才听孔继宁说原因:“那天,接到短信后,我就狂奔回家,翻腾了2个小时,也没找到任何可以借鉴的东西,就连我妈妈也弄不清我姥姥在苏联到底叫什么名字。”

  收不到回复,是正在阅览室里查阅资料的那个聪明的美国女孩马意莉,给了耘山很大的帮助。

  为了完成“中国留苏学生”的研究课题,马意莉曾查阅过大量有关前苏联国际儿童院的档案材料,看到过关于毛泽东的女儿李敏的情况。据马意莉回忆,在她的印象中,李敏的母亲曾在国际儿童院工作过。她建议,不如从查阅国际儿童院的档案入手,也许能够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文云—一个从未听说过的陌生的名字,出现在耘山的视线里。

  他将信将疑地打开封皮上写有“ВЕН ЮН”字样的РГАСРИ 495/225/420 档案卷宗,一页一页仔细地浏览。卷宗里的第一份材料是由文云本人用中文填写的《个人履历表》。

  履历表的第1栏,是姓名(化名)、改名后应指出旧名和改名原因。在这里,填表人工整地填写着:

  文云(贺子珍是过去名字,因来苏联改的名字)

  第2栏,出生时间和地点:

  1911年生于江西永新县

  ……

  第23栏,直系亲属的情况:

  父亲没有消息,弟兄有两个牺牲,母亲死了,有哥哥贺敏学在新四军,妹妹贺仪(怡)在江西,都是党员。

  耘山越看越激动,这份履历表完全证实了—填表人“文云”就是贺子珍!

  推敲“文云”这个名字,其实很有意思。尽管贺子珍当时很任性,执意要离毛泽东远去,但在莫斯科起化名时,她还很下意识地沿用了毛泽东母亲文七妹的姓氏。

  在革命战争年代,共产党处在地下,为了隐蔽身份,用化名是常事,特别是从事地下工作的同志。自从1925年,毛泽民负责党的出版发行工作后,就曾用过一系列的化名:初到上海时,他化名杨杰,后来就是一连串的周姓:周泰安、周方、周泽民、周韵华、周彬;去苏联养病时,又化名周全。归结起来只有“周”、“杨”两个姓氏。

  毛泽覃的前妻周文楠曾回忆说:“1927年秋,泽民在我家住时,就改姓周。他与我的母亲周陈轩相处得很好,叫她妈妈。”

  周文楠又举例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毛主席住在武昌都府堤41号时,人们都叫他‘杨先生’。”毛泽东用的是杨开慧家的杨姓。

  她言外之意,毛泽民偏爱“周”、“杨”二姓,亦出于亲情,这与毛泽民同大嫂杨开慧、弟媳周文楠两家的关系极好有关。

  由此推断,“文云”这个名字可能不是贺子珍随意起的,在她的心灵深处,还情系着毛泽东的革命大家庭。

  毛泽民急匆匆踏上赴苏之路,真的是为哥哥嫂子劝和?

  毛泽民第一次见到大嫂贺子珍,是在1931年秋天,他和钱希均一起从上海来到中央苏区。那时,贺子珍在毛泽东身边担任机要科长。她一身整齐的灰色军装,头戴红五星八角帽,英姿飒爽,开朗泼辣,给毛泽民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当毛泽民得知,贺子珍是由永新县向井冈山撤退的唯一的女共产党员,也是这支队伍中的第一个女兵,更加深了对她的敬重。

  毛泽民是我党早期红色理财专家。来到中央苏区后,他出任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行长。在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重重包围和封锁之中,他挑起了统一货币金融、统一财政的重担。他殚精竭虑,清正廉洁,为发展苏区经济、改善人民生活、保证军需、支撑前方战事做出了重要贡献。特别是在毛泽东受到“左”倾路线排挤的艰难日子里,毛泽民时刻牵挂着落难中的大哥,甚至关心着他们的每一个孩子。

  让贺子珍不能忘怀的是在长征路上。红军出发时,毛泽民夫妇与贺子珍都被编在中央纵队。钱希均与贺子珍还同在干部休养连。贺子珍的身体不好,长征前又怀孕了,每天随大部队强行军非常辛苦。毛泽民每次见到大嫂,总要关心几句。钱希均是休养连的政治干事,更是尽可能地多给她一些照顾和帮助。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点儿)

文章摘自 《革命与爱》 作者:耘山 周燕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更多文章进入书摘频道>>>

更多相关精彩书摘
毛泽东不愿住中南海:我可不做皇帝(图) 毛泽东访苏联趣事:曾为穿黑色而郁闷不已
四渡赤水:毛泽东用兵如神的经典战役 揭秘伟人情感世界:毛泽东与他的历任妻子
伟大的背影永恒:毛泽东人生五大关键词 文革中六大领导人的最后结局是什么?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一纸吓退十万兵 秘闻:毛泽东为何亲自特赦美貌女匪首?
图文解密江青这一生:她与毛泽东恩爱照 毛泽东曾经用什么方法对抗家庭暴力?
胡耀邦为何敢大胆质疑毛泽东革命路线(图) 毛泽东为什么曾不同意毛岸英结婚(图)
分享到:
留言板电话:010-62675519

更多关于 毛泽民 毛泽东 贺子珍 苏联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