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临终召见成未解之谜

2015年05月27日15:34  新浪读书  微博
周恩来周恩来

   周恩来一生顾全大局,为国家和人民耗尽了心力。他在人生的最后日子里,抱病赴长沙,面见毛泽东;他在医院里,约见解放军高级将领;他在弥留之际,要见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托付一桩未了的心愿……

  1975年12月,周恩来的生命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中旬以后,吃东西也不能了,只能用管子往胃里灌。他身体下部插了好几条管子,输液、输血、排液,已经无法坐起来了。癌症的晚期是十分痛苦的,周恩来以极大的毅力同疾病进行着顽强斗争。每当难以忍受的病痛袭来时,他紧紧握住医务人员的手,一声不吭,目光注视天花板,像在上面寻觅着什么,任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下来。

  卧床不起后,周恩来再也没有理发刮胡子了,他头发蓬长、胡子青灰、眼窝深陷、肤色灰黄,整个身体抽缩,往日的风采,再也寻找不回来了。工作人员看了,心里十分痛苦,一天,他们劝道:“总理,叫朱师傅来给你理理发吧?”他们知道,北京饭店的朱师傅20多年来,一直为总理理发。

  周恩来用沉思的目光望着工作人员,良久,嘴唇开始微微翕动,他实在难以发出声音了,静得落根针也可以听到的病房里,工作人员仍需把耳朵贴上他嘴唇才能听清:“不,不要了,老朱,他、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会难过……”工作人员蓦地扭转脸,任滚滚的热泪夺眶涌流。

  在周恩来病重期间,朱德、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老一辈革命家都常来看望他,看到这些当年同甘苦、共患难的老战友,周恩来诸多感慨。他关心战友,关心党和国家的命运,他对叶剑英等人嘱咐说:“要注意斗争方法,无论如何不要把权落到他人手里。”他还用细微的声音讷讷询问:“主席、主席身体怎么样?”叶剑英等人告诉他:“没有大的变化。”

  “刘帅、刘帅,身体……”周恩来突然屏住了声,瘦弱的手一下子握住了医生的手,这是病痛突然袭来了,他在痛苦中颤抖。他以顽强的毅力在控制着自己,他想笑一笑,但怎么也没有笑出声来。

  1975年在风风雨雨中过去了,周恩来在难以忍受的病痛中迎来了1976年。他的身体像一盏即将耗尽油的枯灯,摇曳的生命之火发出微弱而顽强的弥留之光。

  1月2日中午,他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微微睁开眼睛,嘴唇动了动,吐出“呜呜”的音节,身边的卫士顺着话音费劲地猜测,向总理提示一件件事,总理都摇摇头。卫士见说不准他的心思而十分着急,周恩来见此,强忍病痛,用尽全身力气,费劲地说:“呜、呜,钓鱼台的那个……”话没说完,巨大的病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邓大姐在一边试着问:“是不是还有话要和人说?”周恩来微微点一下头,豆大的汗珠布满了瘦削的脸庞。大家马上按“呜”的音节在钓鱼台排找,“咦,会不会是邬吉成?”总理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邬吉成当时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是地地道道的老警卫,从延安、西柏坡起就在中央警卫团,一直负责保卫中央领导人。“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住在钓鱼台,分管警卫二处,即外宾警卫,江青等人的警卫工作也由他负责。

  下午1点,邬吉成家的电话铃响了,是总理卫士长张树迎打给他的,张树迎在电话中急切地说:“老邬,总理想见你,请你马上来!”

  小车在通往305医院的路上急驰,车上的邬吉成思绪万千,总理的生命已是危在旦夕,还挂记着我这个老警卫,在这种非常时刻,总理要见我,将会向我指示什么,嘱咐什么呢?邬吉成深深感到了这次约见分量的沉重。因此,他一下车便匆匆直奔总理病房,可刚迈进病房大门,却被护士拦住了,告诉他:“总理又昏迷过去了,你先到护士值班室等,等总理醒来后,我再叫你。”

  邬吉成万分失望地来到护士值班室,在这里默默地等待总理苏醒。偌大的值班室,偌大的305医院,显得十分安静,似乎都静静地等待着总理的醒来。邬吉成焦急地在值班室里来回踱着方步,时间一分一秒地在他沉重的脚步声中流逝,大概过了三个多小时,有人突然跑进来通知他:“准备一下,总理醒过来了,要见你,现在医生正在给总理治疗,你马上可以进去看总理了。”

  可是,当邬吉成激动地再次走到总理病房时,却再次被拦在病房门口,护士告诉他,总理没能等到医生治疗完,又一次进入昏迷状态。邬吉成非常难过地走出总理的治疗小楼,在楼前的花园徘徊。夜色中,邓大姐也在那里徘徊,布满血丝的眼睛不时望着透着灯光的总理病房,如磐的夜色中,万千心事难寄……

  在焦急与盼望中,邬吉成等到第二天凌晨,周恩来还没苏醒过来。邓大姐叹了口气,委实不忍直说总理已经再难清醒过来,只是叫邬吉成先回去,等总理醒来后再通知他。

  邬吉成临走时,在病房门口最后看了看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总理一眼,眼泪不知不觉地流淌下来,他痛苦地想:总理,您找我要说什么呢?是命令我把钓鱼台那帮豺狼装进网里,还是告诉我暂时忍受,等待时机?总理,您醒来吧!无论您让我怎么做,我都绝对服从。

  邬吉成回去了,周恩来临终前要见邬吉成这一最后愿望未能实现,他跟邬吉成到底要说什么,这成了无法破译的千古之谜。

  此后,周恩来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有时刚醒一会儿,便进入更长时间的昏迷。1月7日晚11点,处于弥留之际的周恩来最后一次从昏迷中醒来,他微微睁开双眼,凝视着病房里每一件熟悉的东西,环顾着床边的医生护士,对这一切充满了无限的留恋,一会儿,他认出了其中的吴阶平医生,他双唇翕动,以极度微弱的声音留给这个世界,留给国家,留给人民最后几句话:“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们还是去照顾别的生病的同志,那里更需要你们!”他来自人民,他至死关心的仍然是人民。

  “春蚕到死丝方尽”,1976年1月8日上午9点57分,周恩来在与病魔的搏斗中耗尽了生命的最后一丝精力,怀着许许多多造福于人民的美好设想,怀着对党和国家前途命运深深的关切,怀着对共产主义事业必胜的信念,离开了人世。

  长天披素,青山含黛,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文章节选自范小方 著《军政名人的最后岁月》

(责编:吴纯)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