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少年画出旷世巨作:《千里江山图》妙在哪里

2017年09月12日18:10   新浪收藏   微博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后,元代溥光和尚题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后,元代溥光和尚题跋

  《千里江山图》究竟妙在哪里?

  看题跋

  所有亲眼目睹《千里江山图》的观者,都必然会对这件恢弘壮丽、色彩斑斓的巨幅山水深感着迷!此画最令人惊叹的特点,便在于其鲜明的色彩,以及巨幅的尺寸和比例。全画以浓重的矿物颜料绘成,较这时期流传下来的任何青绿山水都要鲜艳,画卷的尺幅更几近12米长、半米高,大小几乎是张择端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长卷的2倍。只见画中峰峦起伏、绵延千里;高崖飞瀑的山间点缀着房舍、屋宇及水榭、楼台;并有水车和桥梁依地势而建,湖上则有渔舟、游船荡曳其间,水天相接,益发突显江河浩渺无尽之意。

  紧接在这件画卷之后的,是徽宗宠臣蔡京的题跋。在跋文中,蔡京说明了此画是徽宗皇帝于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所赐予的礼物,而画家的名字叫做“希孟”,曾为“画学”学生,18岁即被召入宫廷,并在众多画家间雀屏中选,获得徽宗亲授画法,不到半年的时间便绘制完成这幅长篇巨作。由蔡京题跋的时间,可得知《千里江山图》最迟完成于政和三年(1113),但“希孟”究竟为何许人?即使遍查史料,甚至是记录徽宗当时画院活动的《宣和画谱》,仍是无法得知。唯有从画作上清初收藏家梁清标的题签和宋荦的题画诗,我们才获悉“希孟”姓“王”;而宋荦更进一步推测王希孟画完此图后不久,即于20多岁英年早逝,但对于这样的说法,迄今仍无从得知或证实其来源依据。

  相较于王希孟永远成谜的身世,《千里江山图》画卷本身则透露出更多有关王希孟的艺术成就,以及流行于北宋的文化和艺术风尚等讯息。如在蔡京的题跋之后,元代溥光和尚于其题跋中即对《千里江山图》赞赏不已,如下感叹道:从自己15岁初次观赏这幅画作至今,已看过近百回,但每次展卷仍折服于画家的巧工绝艺,并得到全新的感受。毕竟这件作品设色鲜明,布置巧妙,即便宋代画家王诜、赵伯驹的作品都无法与之媲美,将此画置于古今丹青小景中,诚可谓“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

  确实,任何人面对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此般巧夺天工的作品,或多或少都会兴起如溥光和尚一般的感受吧。然而,在此也应留意溥光的身份:他既是元代著名的书法家,同时也是一位慧眼独具的鉴赏家,正因如此,当他将王希孟与王诜、赵伯驹两位画家相提并论,并盛赞其画作在古今青绿山水中“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时,必有其深意。

  溥光和尚提到的两位画家——王诜与赵伯驹,正好都是宋代的皇室成员,而两人在“复古”李思训的青绿山水画风上,亦同样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此外,徽宗皇帝本身也受到文人“复古”观念影响,不仅收藏李思训画作,还亲身临摹其作品。尤其北宋宫廷丰富的艺术收藏,正足以提供院画家学习古代大师典范的机会,如传世的一幅徽宗《摹张萱捣练图》,便是徽宗命院画家对内府所藏唐代仕女画家张萱的原作进行临摹。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王希孟在徽宗的引导下进行《千里江山图》之创作,很可能意味着他也同样受到徽宗艺术品味的强烈主导,又或者徽宗曾向王希孟展示宫廷藏品中的李思训或董源画作,作为他学习临摹的教材。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中国第一长桥利往桥和垂虹亭。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中国第一长桥利往桥和垂虹亭。

  政治讯息:11世纪中国第一长桥入画

  《千里江山图》呈现的高度写实技巧,似乎也传达了某些微妙的政治讯息。据学者考证,此画所描绘的是江南湖光山色及人文景观,包括了大量建筑及构件,如住宅、园林、寺观、酒店、桥梁、水磨、舟船等,而其中最为醒目者,则莫过于画卷前半段中央的一座木构长桥。此桥之描绘相当仔细,明显可见桥中央有一座两层楼高的亭阁,倘由其外观判断,应该就是位于苏州南面吴江中、建于庆历八年(1048)的利往桥和垂虹亭。

  这座规模巨大的长桥屡见于宋代的文献中,不仅大文学家如苏舜钦、王安石都曾为之歌咏,大书法家米芾的传世墨迹《蜀素帖》中亦曾提到过垂虹亭。

  这类《千里江山图》中的跨江长桥,不仅代表北宋在工程技术上的卓越成就,同时也反映出中晚唐以后南方经济迅速发展、全国经济重心南移的现象。到了北宋末年,江南的艺术文化随着经济的繁荣,逐渐受到士大夫高度的评价,甚至宫廷中亦莫不流行“江南风”,而江南景致在当时也成为最富诗意、最适合“入画”的题材。王希孟以写实的技法,逼真地呈现这一片色彩绚丽、犹如仙境般的江南风光,遂成为徽宗治下大好山河的代表,让皇帝和他的臣子们相信自己的王朝将如绘画般真实美好,垂世不朽!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