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从陈寅恪赵元任梁启超……最牛清华毕业证背后故事

2017年06月12日23:19   人民网   微博
李鸿樾的清华毕业证李鸿樾的清华毕业证

  白布内衣裤罩着蓝士林布长衫,一年四季千层底布鞋,拄着拐杖,见了村民,招呼后,总会习惯鞠躬,村民叫他玉林先生,传统社会里最有份量的称呼。

  如果不是网上的一张“清华学校研究院毕业证书”,大概很少有人知道,浏阳三口乡的一位乡村教师,竟然是一位清华古文字学研究生,师从陈寅恪、赵元任、梁启超……

  是报效家乡的宏愿,还是时代的无奈?很难再去考证李鸿樾为何会在中国第一学府毕业后,回到故乡,生于三口,卒于三口。恰逢毕业季,让我们看一看那一代大学生的人生抉择。

  在村民的口述中,除了对玉林先生尊重,还能感受到这位老者阳春白雪式的孤独。

  除了教书育人,李鸿樾研究风水,大概,在这乡村里,唯有故乡的山水才能与他对话吧。

  人物简介:

  李鸿樾(1896—1974),湖南浏阳三口乡筱墅垅人。1925年考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学习。他在王国维指导下,再加上梁启超、赵元任、陈寅恪、李济等人的栽培,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出色地完成了《古文字学》课题的研究。2011年,他的毕业证流传在网上被称之为“最牛毕业证”。

  1925年,29岁,考入清华

  “他是玉林先生,学问深到让别人敬而远之”

  恰逢冬日的一阵寒潮,驱车几十公里去到浏阳三口镇宝盖寺村,这里曾经是筱墅垅村,李鸿樾的家乡。有着数十栋房子、官厅、竹林、杂屋的李家大屋就是他的财产。如今,被大家称之为玉林先生的李鸿樾家只剩下一排横屋,周边放满了木材,挂着邻里晾晒的衣裤,瓦片时不时落下,就连墙壁也开始露出最为原始的土砖模样。在一整个村都是新楼房的围绕下,它颇显凄凉。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只知道李鸿樾是李玉林,是玉林先生,很有学问。但谁都不知道这位瘦削的爱抽旱烟的老人居然是清华毕业,而且他只花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古文字学的研究。

  李鸿樾家横屋旁的官厅周边有竹林,还有几株开得旺盛的月季,衬托出这个冬日的热情,就如他也曾热情地在自己的故乡用自己的知识去努力奉献给学生般。他的侄孙李杜非是李氏家族的族长,在2011年,那张“清华学校研究院毕业证书”流落到一收藏家手里,他得知消息后才去到李家大屋的阁楼找寻李鸿樾留下的东西。找遍了整个房子,发现了几张小照片,和一张李鸿樾亲手写的简历。简历里记载,他在1925年考入清华大学,1926年7月毕业回家。大家都不知道他的足迹到底走过哪里,但现成的那张毕业证上留下“研究生李鸿樾系湖南省浏阳县人,在本校研究院国学门研究一年期满,经导师审查成绩认为合格,特给予毕业证书,此证,校长曹云祥,教务长梅贻琦,导师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李济……”

  李鸿樾的伯祖父李兴锐是曾国藩幕僚,曾经官至晚清两江总督。那李家大屋100多间屋子也是那时候修建而成的。“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去玉公公家,跑到他家二楼捉迷藏没人能找得到我。”可李杜非又沉默起来,他口中的玉公公就是李鸿樾,他只敢远远地看着玉公公跟他打声招呼,却从未敢靠近。“他有种不怒自威的威严所在,所以一般大家都敬而远之,玉公公很朴素,他的书很多,虽然我没敢进去过,但并不豪华。”在李杜非看来,他之所以了解玉公公是因为他是李氏祠堂的族长,而前任族长就是李鸿樾。李杜非翻开新修的族谱找到李鸿樾这一栏的时候,摇摇头,“很遗憾,他现在几乎没有后人了,大女儿哮喘病在1959年去世,小女儿嫁去东北很难回家,儿子是老师,也基本上没有遗传父亲的学问,并没有留后。”就在这时,靠着李家大屋的一位村民也摇头,“玉林先生老书教得好,虽然我没有机会成为他的学生,但是我是非常敬佩他的,他的礼仪到了什么地步了,他跟你道别一定是拿着手杖转过身,然后鞠躬才离开,他家是书香世家,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但或许玉林先生这种鞠躬的方式,也成了别人对他避而远之的原因。又或许他骨子里老知识分子的情怀让他变得如此自持。

1 2 3 下一页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