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号都干了啥:解密昂贵而神秘的火星探索计划

2017年03月13日16:24   信息时报
《国家地理火星零距离》  (美)马克·考夫曼 著  姚若洁 等 译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国家地理火星零距离》  (美)马克·考夫曼 著  姚若洁 等 译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在太阳系的八大行星中,火星是和地球环境最相似的行星,可以说是太阳系里地球的“表亲”,关于火星的幻想催生了不少文学和影视作品,即便如此,我们对这颗星球的认识还是少得可怜。从2011年好奇号探测车升空,到首批实地拍摄的火星影像,再到显示火星曾有水体存在的最新线索……NASA的好奇号火星车则为我们揭开了这颗神秘星球的一角。

  昂贵而神秘的火星探索计划

  就在火箭成功发射,好奇号往火星出发之后,我接到潘·康拉德(Pan Conrad)的电话,非常兴奋地通知我这件事。她是火星样品分析仪(SAM)的副首席科学家,也是我的朋友。她在几年前就已经告诉我,她像准备参加奥运会那样准备这个任务,进行专业与体能上的训练。

  我和好奇号的工程师、科学家、主管谈话时,常会想起潘的热情与投入。他们都相信自己有幸参与的好奇号任务十分重要,也认为这可能是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他们自觉对任务的成功有责任,很多人也因此把一切都奉献给好奇号。

  当然,团队内也时常发生冲突,会有人放马后炮,也会出现令人气馁的状况。空中起重机的策略是不是考虑得太多了?好奇号是不是应该直接开往夏普山,而不是绕道黄刀湾?SAM到底能不能找到有机物的决定性证据?为什么火星车没能行驶得像计划中那么快?

  如雪片般出现的大量科学论文证明了好奇号项目的规模与重要性。到2013年底,《科学》已经发表了16篇关于好奇号的论文。

  我们这位“表亲”(还是“母亲”?)的故事一般就是这样来的,看起来就像一个个晦涩又扑朔迷离的片段。但情节主线却十分清楚又引人入胜:火星的过去与现在非常不同,而且和地球很像。

  这个任务不只凸显出火星的吸引人之处,它还清楚地说明了我们对这个星球的探索和分析才刚刚开始。我们无法解答的问题,远超过我们可以回答的问题。而即使是有这么有能耐的好奇号,也完全无法处理众多我们最想知道、最重要的谜团,甚至都无从下手。如果我们真的要挖掘、揭示、了解火星的过去,就必须执行更多的火星任务。

  然而火星任务十分昂贵。让好奇号抵达盖尔撞击坑,执行任务将近两年,花费约26亿美元。

  接下来的几个任务花费会少得多,但如果要把火星岩石带回地球,或者最后把航天员送上火星,所需要的花费,比好奇号任务的成本高出许多。马斯克与其他太空创业家有信心让火星之旅的成本降低,或许只需要50万美元就可以让一个人往返火星,但这个目标属于遥远的未来。

  不可避免的问题是,耗费上千亿美元进行长期的火星与载人航显然很多人不像NASA和狂热分子一样对太空旅行和探索感到兴奋,也不会愿意支付这样的费用。毕竟地球本身就有许多重要问题要处理。

  而且前往火星天然就有风险,比目前为止所有太空活动的风险都要高。这还没算入把人类送往火星的部分。火星真的值得花这么大的努力吗?

  因为我投入好奇号任务的时间很长,所以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在JPL感受特别明显:大家正在做一件不凡的事,面对没完没了的挑战,以及要把那么多事情做好的负担,大家都甘之如饴,因为可能取得的成果真的太大了。

  对于揭开火星谜底、把人类送上火星这件事,社会大众最终如何看待它的价值,是很重要的。事实上,如果无法让公众把这件事当成优先考虑事项,它是不会成功的。

  好奇号在这个形成共识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它已经提升了技术与科学上的标准,向大众介绍了这个适合生命存在的新火星(虽然那是很古老的事),并让我们得以通过实际操作,了解未来若要发动更大规模,甚至载人的火星任务,可能会面临什么状况。

  它已经获得许多重大发现,同时展现出人类有能力在非常遥远而且十分严酷的环境中操作极端复杂的机器人。

  对我来说,好奇号大大提升了火星的吸引力。我们从一开始就和这个星球有所关联,两者都是从环绕着原始太阳的碎屑盘中诞生的。我们之间的距离在未来不见得会再次拉近,但很有这个可能,也很让人向往。它是一项挑战,一件奖品,一枚与众不同的时光胶囊—火星正以这样的姿态在召唤我们。

1 2 3 下一页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