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周恩来指示单线联系: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隐形将军

2017年03月06日17:40   法制晚报

  “三不”原则:为防泄密不同他人同室睡觉

  1955年9月,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授衔前,周恩来曾征求过韩练成的意见,根据他的条件和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军军长对待,完全可以授上将军衔,可韩练成却明确表态,他坚持按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一时间,韩练成“要党员身份不要上将军衔”成为军中的美谈。

  1984年春天,75岁的韩练成安详地走完了自己的戎马一生。他对他的一生做了这样的总结:为军人者,可以像恐龙猛虎一般惨烈拼杀,死就死个惊天动地!为谍者,却必须像蛇那样,隐忍终生,死也死得无声无息。

  而在韩兢看来,父亲韩练成在国民党军队中任职时间那么长,离蒋介石那么近,却没有暴露其身份,是因为其懂得“定位”。“他对条令中每一职、级的规定烂熟于心,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当他经过陆军大学的调教之后,彻底确立了‘不越位、不错位、不缺位’的做事原则。他善于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也就是说,多用减法,少用加法。作为职业军人,这种行为方式,无论在什么环境、对上下左右,都是专业的、得体的、可堪信赖的,不会暴露。”韩兢总结道。

  韩兢说,父亲加入中共情报工作系统之后,为了不失言,他不再放开喝酒;为了不在梦中泄密,他不和他人同室睡觉,没有单独睡觉的条件时他就不睡觉;为了尽量少留下痕迹,他烧掉了许多照片;为了不暴露,他不再写日记,也很少用笔记。“我曾经问过他,你会不会电影、小说里那些间谍用的化装、秘写、拍照、窃听、收发电报、溜门开锁、跟踪与反跟踪等技能?他说:‘不会,没学过,你见过哪个将军边向前走,边向后看,鬼头鬼脑、贼眉鼠眼的,那个样子的将军就不是将军,那才容易暴露哪!”韩兢说道。

  在韩兢的印象当中,父亲韩练成性格开朗,思维敏捷,也很健谈,但从不因为自己的特殊贡献居功自傲,即便被世人当作“统战对象”,仍然绝口不提往事,严守机密数十年。他说:“我在解放前为党工作是由周总理直接领导的,周总理不说的我不说,中央没有公开的我也不能说。”直到他1984年去世,出于保密要求,他的讣告仍以“爱国将领”冠名。

  军人作风:在家里从不穿拖鞋  随时做好出门准备

  “智信仁勇严,军人之达德也,吾侪当奉为圭臬,身体而力行之。”这是韩练成在1935年26岁时,给训练班学员题的字。也是韩兢目前看到父亲流传于世的、最早的文字,表明了他对军人这个身份的定位。他是用老祖宗“为将者五德”来勉励同侪、约束自己。

  而在生活起居中,韩练成亦保持着军人的作风。“他即便在家里,除了睡觉以外,吃饭会客作息,只要是穿军装,一定把风纪扣扣得严严的。他在家里从来不穿拖鞋,好像随时做好出门准备,应对工作一样。”韩兢这样告诉记者,对此,他将父亲的这一点也继承了下来,以至于在退休之前,他也看不惯那些在办公室里穿拖鞋上班的同事,总会提醒他们:上班要有上班的样子,着装不能太随意。

  1940年韩练成升任国民党第一七零师师长,蒋介石特支5万元给他个人,并嘱咐说:“拿去给太太补贴家用。”“对此,我的父母没有用1块钱为自己和家庭谋私利,间接或直接支援了党的秘密工作;我母亲不懂也不过问我父亲的事,但她和我父亲一起,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常年胃痛、失眠、血压高。”韩兢如是说。

  韩兢告诉记者,父母一共生育过7个孩子。1939年秋,在广西荔浦,哥哥光中、光华,因为吃了不新鲜的水果,又耽搁了治疗,一天之内双双夭折,那时光中7岁、光华不到5岁,他俩聪明绝顶,虽然没有上学,却已认得很多字,他们的死对父母打击很大,母亲汪萍深感内疚:“作为军人,你守住了国土;作为母亲,我没保住孩子……”她甚至产生了自尽的念头,当时正是昆仑关战役的备战阶段,为了使即将出征的丈夫能有一个相对平静的心境,她强忍着痛苦,坚强地活下来。

  “我的姐姐怀柳,生于1942年2月,1944年7月夭亡,那是桂柳会战的前夕,我父亲再一次带着丧子的悲痛走向战场,而我的母亲再次独自一人经历着那种肝肠寸断的煎熬!大家可以想见,就是在今天,一个妻子,5年之内失去3个孩子,做丈夫的能答应吗?”韩兢如此痛惜地说道。他说,当时的社会,任何一个男人,即便是普通老百姓,也可以用“无后为大”为由,休妻、娶小老婆,但是他父亲没有。“他是那种对同志、对家庭都很负责任的男人。他坚守了自己的信念:救国,革命。”韩兢意味深长地总结道。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