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周恩来指示单线联系: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隐形将军

2017年03月06日17:40   法制晚报

  入党遭拒:严格按周恩来指示单线联系

  1942年5月,韩练成入国防研究院第一期作研究员。他综合各种情报、数据分析:抗战四年来,中国战场牵制着日军陆军35个师团,接近日本全国陆军51个师团的7成;其中共产党的军队包括地方游击队也不过只有50万人,却抗击着日军21个师团35万人和62万伪军,这是侵华日军的60%和90%以上的伪军。对此,在韩练成看来:当前是一场各国各方都在两面作战的大混战,只有中国共产党坚持了抗战、救国这一个方向。他一边潜心研究,一边筹划秘密联络共产党。

  当年6月,在重庆的一个很普通的居民区,韩练成与周恩来第一次单独会面,他向周恩来简要通报了军事、政治形势之后,明确表示要投身革命、加入共产党。周恩来坦诚地告诉韩练成:中共中央决定抗战期间不在国民党高层军政人员中发展党员。他希望韩练成:无论是参与战场指挥,还是研究国防战略,只要永远保持北伐的革命精神,一样能够为国为民作出贡献。

  但当周恩来得知韩练成就是刘志丹亲自培养的那个入党积极分子“韩圭璋”时,马上确定了与韩练成的同志关系。由周恩来介绍,韩练成正式加入了中共情报工作系统,周恩来要求他“从整体战略高度、以人民解放事业的大战略为目标,直接参与制定或影响国民党的既定战略”。

  此后,他严格遵照周恩来的指示,除了周恩来及其指定的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等人之外,绝不接触党的地下组织及党领导下的各种武装力量。

  天衣无缝:借“剿共”名义暗中保护琼崖纵队

  “一个演员在同一幕戏中,扮演敌对的两个角色,不论是导演还是演员自己,都不敢设想把戏演得‘天衣无缝’,只要不出大纰漏就算不错了。这是我父亲韩练成回顾1946年左右在海南保护琼崖纵队经历时的一段自我评价。”韩兢告诉法晚记者。

  当时身为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的韩练成,奉蒋介石之命接受日军投降,同时承担“剿共”的任务;而实际上,他又同周恩来保持着密切的单线联系。就在他渡海前夕,周恩来致信说:“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不损失大计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纵队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由你酌定……”

  对于整个琼崖纵队,韩练成只知道冯白驹(琼崖革命武装和根据地创建人、琼崖独立总队总队长)、庄田(时任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第一总队副总队长)两人,但根本不知道他们身居何处。

  无奈之下,韩练成只得找到一位即将释放的被俘人员,将一封亲笔信借由他之手,交到冯白驹手中,邀冯来海口商谈游击队改编问题。1945年11月,琼崖民主政府委员史丹,应邀赴海口谈判。由于琼崖纵队与中央联络的电台已于1941年损毁,无法确认韩练成的真实身份,琼崖纵队不敢贸然相信他。

  事实上,韩练成到海南后,一直借着“剿共”的名义暗中保护琼崖纵队,他不但遣散了伪军部队、枪毙了伪军头目詹松年,为琼崖纵队消除了隐患。更时不时将自己的行程公布在报纸上,给蒋介石和张发奎一种“海南很安全、不需要剿共”的假象。

  就在1946年初,韩练成公开视察石碌铁矿之时,遭到琼崖纵队袭击,韩练成不但本人受伤,也给了国民党在海南“剿共”的口实。在他回南京养伤的一个月时间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亲自派人指挥第四十六军对琼崖纵队进行打击,这也让韩练成和冯白驹“结下了梁子”。

  1946年9月,国民党通报韩练成“剿匪不力”,整编后的国民党第四十六师调出海南。而在解放后的1950年,韩练成和冯白驹在北京相见,才解除了当年的误会。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