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干了这碗辣椒酱

2016年11月30日15:09   新浪读书   微博
《世界在前,你在左边》 马晓韵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16年5月《世界在前,你在左边》 马晓韵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16年5月

  文/马晓韵

  两瓶冰镇可乐,“嗞”的一声拧开,咕咚咕咚几口,打了一记响亮的嗝。我顺手将另一瓶递给半跪在地上的洋,她没有马上接,而是绷着脸把最后一根螺丝拧下来,扶一下滑到鼻尖的眼镜,接过可乐,咕咚一口,袖子抹了抹嘴角,看着卸下的洗衣机门,感叹了一句:“要男人干吗?”夕阳中,她的苏格兰格子衫熠熠生辉,那一刻我感觉到一种耀眼的崇高。

  留学的女生不是美娇娘,至少内心不能是。不疯魔不成活,不粗糙干不了体力活。在这个男人比女人臭美的国度,姑娘早就学会了凡事独当一面,霸气地扛起异国生活的担子。甭管你在国内如何弱小到拿不起一根葱,到了大不列颠就得扛得动米面油,搬家你是搬运工、修理你是水电工、聚餐你是食堂师傅、找路你是快递小哥,一个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女学生,到了这儿就成了无所不能的小时工,学业有成之日除了捧得毕业证书,还可以顺带把挖掘机操控证给拿了。所以,如果你爱你的女儿,如果你心疼你的女友,就送她去留学吧,秒杀一些生存挑战、素拓训练。

  刚来英国的时候,我们只会在遇到困难时跟家里诉苦,但很快就意识到,隔着七八个小时的地球那一侧,干着急使不上任何用。在数个偷偷流泪的深夜和焦虑狂躁的黎明后,终于一道光闪进生命,你不由自主地喊出声:“困难,有种冲我来!” 咔嚓一个响雷,论文被打回重写。

  雌性确实比雄性进化得快,不出三个月,你就能看到姑娘们笑嘻嘻地与英国小贩讨价还价,拖着购物车在肉店挑选肋骨,图书馆熬夜的学霸男女比例永远是1∶6,课下和导师争得面红耳赤的总是女生。除了食物吃多了会恶心死,坐在英国的理发店里咔嚓两下,你这辈子也会不想见人。机智的中国姑娘不知从哪儿弄来专业的剪刀,脖子上系块桌布,再拿脸盆往头上一扣,分分钟剪出齐刘海,人群中萌萌哒。

  腐国的搞基战队声势浩大,每年的Gay游行更是无奇不有,姑娘们拿着相机拍够了大千世界,转念一想,反正在这儿找不到纯爷们儿,索性把自己炼成个汉子。

  于是,扛着三脚架旅游、喝着Monster看球、与管道师傅讨论焊接技术、20英镑一单开展电脑维修业务,据说有姑娘当写手几个月攒够了上海买房的首付,也听到某姐妹走夜路打昏了歹徒。自从维多利亚公园有中国男生被黑人性侵的消息传开,每到黄昏就有男生怯生生地问女生:“同学,你,能不能陪我穿过前面那个公园?”

  在我们用弗洛伊德和塔罗牌深度剖析了“绅士国度”的性格密码后,看英剧都开始替卷福着急:“哎呀,你家华生结婚是气你呢,欲擒故纵懂不懂?”还是一位包头巾的土耳其大姐一语道破天机:“不仅仅是我们留学的女生愁,你看英国本地的妹子,不都是化悲痛为食欲,吃成那惨样!”我们恍然大悟,号称世界上最抗冻物种之一的英国妹子,冬夜穿成盛夏模样酒吧买醉,不过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每个月流血七天还不死的物种,为了传宗接代勉强与雄性建立的社会契约,本身就拥有不公平性。许你喊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还不许我们技能开挂啦?

  说到底,都是寂寞惹的祸。留学女生一旦有了心上人,瞬间脱胎换骨与之前的自己老死不相往来,举手投足的娇羞、花前月下的妩媚,让你怎么都不相信昨天她刚灭掉了一窝小强。如此跌跌撞撞数年,一朝嫁了人,可要倍加珍惜。因为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你那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妻,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良母,会在同学聚会时斟满一大碗“老干妈”,喊出颇有深度的一句话:“来,兄弟,干了这碗辣椒酱!”

  (选自《世界在前,你在左边》)

【相关图书】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