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实录:梁文道施小炜止庵谈村上春树《1Q84》

http://book.sina.com.cn  2010年05月26日 16:54  新浪读书
梁文道、施小炜、止庵谈做客谈村上春树新书《1Q84》
梁文道、施小炜、止庵谈做客谈村上春树新书《1Q84》

  2010年5月,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最新长篇小说《1Q84》中文简体字版隆重上市。5月26日(星期三)15:00,著名媒体人梁文道、《1Q84》中文简体字版译者施小炜及著名学者止庵做客新浪读书文坛开卷,与广大网友一起分享这部绝爱之书、时代之书、命运之书,共同体验变幻莫测的1Q84世界,并分享这部巅峰杰作的妙处所在。

  本期获奖网友:李梦雯(重庆)    韩春玲(北京)

  点击进入聊天视频:梁文道、施小炜、止庵谈村上春树《1Q84》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文坛:全球新浪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文坛开卷,我是文坛。村上春树是大家非常喜欢的一位日本作家,他的书比如《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很多读者都非常喜欢。很多人在想为什么他在中国乃至在全世界都这么火,难道像有人说他的文体是翻译体,特别适合翻译?还是有人说了目的幕后有强大的推手等等很多的说法。今天我们来谈谈村上春树的现象以及他的一部新作品《1Q84》。 梁文道:村上春树不是被政府捧红的 来源:新浪读书

  今天介绍一下几位嘉宾,是《1Q84》的译者施小炜先生,施老师好,跟网友打声招呼。

  施小炜:大家好。

  主持人文坛:中间是我们的老朋友梁文道,文道好。

  梁文道:大家好。

  主持人文坛:还有一位老朋友是止庵老师,止庵老师好。

  止庵:各位好。

  主持人文坛:今天谈谈村上春树的这部新书,首先聊聊这个人,施老师最有发言权,施老师在日本生活了几十年,村上春树在日本这么红,听说他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的。

  施小炜:好象他这个在日本很出名。

  主持人文坛:您翻译他这本书,您跟他之间有过交流吗?

  施小炜:对不起,我跟他没有直接的交流。

  主持人文坛:您对他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施小炜:我主要通过阅读他的作品,阅读有关他的文献资料去理解他。

  主持人文坛:其他两位老师呢?

  梁文道:您说的是对村上春树的印象?我其实以前对他的印象不好。

  主持人文坛:为什么?

  梁文道:我不喜欢。

  主持人文坛:不喜欢他的作品?

  梁文道:村上春树这个人我不认识他,我不能够说对他有什么印象,但是因为我80年代初期、中期,刚刚台湾开始出版翻译他的作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看了,那个时候大家都说好看,挺火,整个台湾是最早翻译他的地区,在全世界,比大陆还早挺多的。台湾叫《听风的歌》,我们叫《且听风吟》,是1973年,这边叫《弹子台》,台湾叫《弹珠游戏》,还有《挪威森林》,三部看完以后,我就不再看了,觉得他很讨厌。

  主持人文坛:觉得他的行文风格让你很讨厌吗?

  梁文道:我不喜欢那种在我看来叫“气氛型的作家”。他给我的感觉是他除了气氛没别的,他很精于描写一些气氛,他很着力去写日本的学运时代,理想主义幻灭之后、幻灭的状况是什么,他不问问题,不问理想为什么幻灭了,只是写那些人后来很无聊,很虚无,还有怀旧——怀旧是很容易打动人的,任何人都喜欢怀旧,问题是怀的旧本身又不具体,主要写怀旧的气氛,于是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怀旧的内容填进去、去投射。这是为什么很多人尤其年轻人反而更喜欢怀旧,年轻人很爱读他的东西,很喜欢投射,甚至投射进他设定的种种人物,像渡边这种人物,我不喜欢这种调调。

  主持人文坛:止庵老师呢?

  止庵:我是当初刚读了《挪威森林》、《且听风吟》和《舞舞舞》,觉得可以不读这个人。就这三本书我也觉得写得太长了。《1Q84》写的不长,正好相反。

  主持人文坛:今天是直播的访谈,很多网友来到直播间,向三位问好,整个访谈过程中,我们会在所有参与来看节目的网友当中,抽出三名网友,送这本村上春树的新书,希望大家踊跃发言。我们继续聊这本书。刚才止庵老师说到一个,我也赞同,止庵老师用了多长时间读这本书,您觉得这本书读起来不长?

  止庵:我觉得三到四个晚上临睡觉以前的时间。用不了大概不到十个小时。

  主持人文坛:我也有同感,觉得这本书好读,而且读起来挺有意思。

  梁文道:他的作品一向也不算难读。

  止庵:就是前面那些用不着写那么长,原来他一个很少的东西可以写很多,这个进展很快。

  主持人文坛:很多人在此版本之前,有一个大家统一的看法说村上春树的文字很美,美是他畅销的原因之一,几位这么看吗,他的文字美吗?只有懂日文的人才能感受到?

  施小炜:从日文的角度来说,他和很多现当代的日本作家一样,他的行文比较口语化,修饰用的并不是太多,文风是比较简素的风格。

  主持人文坛:他之所以这么有名,是因为文体本身是翻译体。文道你这么看吗?

  梁文道:我不肯定,我也不懂日文,我反而奇怪什么叫美?我发现今天在中国特别容易碰到很多人讨论谁的文章美或者不美,什么叫做美呢?比如有的作者他的文字有很多意象、有很多的形容,非常繁复地经营他的文字——有这种作家,这种作家你可以说他很美,比如某程度普鲁斯特是这样的,很小的东西他可以说的很繁复。但是你也可以说海明威很美,海明威几乎不用形容词,就是名词、动词,这也是一种美,大家到底讲哪种美?后来慢慢发现,有一批读者对美的趣味是相当集中在所谓文字华丽这一点。如果这样的话,我不知道村上原来的日文是怎么样,在我看来,他喜欢并翻译的一批美国作家,费兹杰拉德、钱德勒、卡佛……这些都是他喜欢的作家,这些作家没有一个是中国读者心目中美的代表。中国读者很多人以为美比如很多修辞上的华丽,文字用字的漂亮,他们也讲究文字,他们讲究文字“准”跟“狠”。像这种美可能跟中国读者很多心目中的美相距很远。我跟止庵老师聊这个事,如果村上自己喜欢的作家,喜欢的文字风格是那样的,虽然我不懂日文,我大概可以推断他的文字应该可以偏向那种的。

  止庵:比如卡佛现在被称为“极简之父”,卡佛的书最近在中国很多读者在看,在新浪曾经被评为阅读的好书。我们看卡佛多少能知道,村上不是译的卡佛的某一本,是译的卡佛全集,如果是一个跟他背道而驰的作家,不会花那么大精力,像村上作家写作本身是成功的,还做翻译,肯定中间的价值上有一个判断。他绝对认为他的翻译是有价值。我宁肯相信村上应该比较像卡佛,假如卡佛那个我们认为不美的话,我明确可以说村上不美,假如卡佛是美,村上就是美。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小题 Ada)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村上春树 1Q84 施小炜 梁文道 止庵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