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柴剑虹:季羡林与任继愈关系很要好

http://book.sina.com.cn  2009年07月13日 17:11  新浪读书
柴剑虹:季老特别喜欢小孩子和猫
柴剑虹:季老特别喜欢小孩子和猫

  2009年7月11日上午9时,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季羡林先生在北京301医院辞世,享年98岁。

  13日16:00,《季羡林全集》编辑委员会主任、著名学者柴剑虹,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东语系教授、季羡林先生唯一认可的传记《季羡林先生》一书作者张光璘教授独家做客新浪读书,与网友共同追思恩师季羡林教授,同时缅怀原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先生。

柴剑虹、张光璘缅怀季羡林教授视频
1.柴剑虹、张光璘:与季老的相识相知 2.张光璘:季老是百科全书式的人物
3.柴剑虹:季羡林全集是给季老的礼物 4.张光璘:季老很尊重别人的作品
5.张光璘:季老家庭温馨和谐 6.柴剑虹:季老强调大国学
7.柴剑虹:季老对以往作品存有遗憾 8.柴剑虹:季老对传媒抱有希望

  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尹俊:至少称得上泰斗的人很难找了,不说别的,年龄都很难找到泰斗级的了。柴先生怎么看?

  柴剑虹:因为您刚才问到国学大师的问题,我们反过来说,为什么季老要辞三顶桂冠,因为现在这三顶桂冠太不值钱了,这些年很多人都被称为大师,但实际上他们和季老,还和季老之前去世的,比如像我的老师启功先生、任继愈先生,不但学术、学问上相差甚远,道德人品上也相差甚远。张老师刚才讲是不是20世纪这一代知识分子能够真正称得上大师的人已经消失了?当然季老曾经写过几篇文章谈过这个问题,清代的赵毅过去有两句诗:“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几十年。”季老曾经很感慨地说“几十年这个东西比较悬乎”,因为我们想要领一代风骚,这一代按照过去老的礼节,几十年为一代。但是如果在中国学术文化长河历史上能够起长久作用,真正能够称得上这样作用的人,那实在太少太少。所以季老为什么要辞掉这三顶桂冠,当然季老的谦虚,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关系到国学,过去曾经有人质疑季老主要研究的东西是东方学、南亚这些东西。但是请注意季老近些年提一个大国学的思想,这个非常重要。过去是有国学的概念,我们不能把现在的概念代替过去国学的概念,过去中国传统的那些东西,而且主要是指汉学、宋学那些东西。但是现在季老提出这个东西,56个民族在漫长的历史上共同创造着灿烂的文化,都应该说是我们中国的学术组成部分,包括外面来的东西、被我们吸收到中国的文化里面,比如说佛教,佛教本来是外来传过来,但是现在佛教的很多东西根本不是原来印度的佛教所能包含的。

  主持人尹俊:本地化了。

  柴剑虹:为什么季老要强调大国学?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认为季老所从事的很多学问,就是国学的内容。

  主持人尹俊:张老,您跟季老比较熟,您印象中季老有没有给自己的人生定一个目标,他人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或者他的人生有无遗憾,您站在他的立场考虑,您觉得他的人生有没有留下一些遗憾?

  张光璘:他的人生目标就是做学问。

  主持人尹俊:攀登学问的高峰。

  张光璘:这是具体他的人生目标。但是让我感到他人生更大的一个愿望就是爱国,他特别爱国。这种爱国主义思想体现在方方面面,这是让人非常感动的。

  主持人尹俊:很多人说爱国是拿嘴巴在爱国,没有拿心来爱国,季老不一样。

  柴剑虹:张老师讲得非常对。作为具体的有些目标,季老98年的历程会有一些变化。年轻时候他可能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到了什么时候又定一个目标。但是总体来讲,98年当中季老始终对国家的忠诚、对老百姓民生的关心,尤其是在这几年,所以他自己讲过,我在院里面住着,但我还是关心国家、世界的大事。

  主持人尹俊:所以爱国不是喊口号或者唱赞歌。季老没做这样的工作,但是我们都觉得他很爱国。遗憾呢?

  张光璘:我想他没有带着什么遗憾走。

  主持人尹俊:他很洒脱。

  张光璘:第一,他觉得现在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他很高兴,他最近一再反复地讲。

  第二,从学术上讲,他希望做的工作,大概已经都做完了吧,好像没有留下什么没有做完的事情。

  柴剑虹:他说“我想做的已经做了,当然我还有新的想做的,只要我有力量我还想做。我没有力量了,我就不做了”。他去年曾经跟我讲过,说“长文章我写不成,短文章我还可以写一写”。当然你说还有没有遗憾?因为今天是做客读书频道,季老对读书的热爱是非常重要的,季老对书这个问题上还是有一点点遗憾。比如说有的书我们做得不到位,他会提出来这个书要好好做一做,所以我们现在做季老的全集,我们非常谨慎小心,想要达到季老的目标。因为这些年来由于大家热爱季老,愿意读季老的书,所以很多出版社出了季老的很多书。这些书有的出的不错,有的出的可能在质量上还有些毛病,这一点季老应该说有遗憾。因为有的是经过他同意,有的并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在这一点上,他一直寄希望于这套全集。说过去自己写的文章,他觉得可以修改了,为了还历史的真面目,我也可以不改,原来写错了就写错了,不要掩盖那些东西,这也可以。

  另外包括他藏的很多书,最近一次他还跟我谈到,我有些书,北大的老师、学生来管我借书,借了以后没有还我,他就说我这个书少了一套、少了一本,这些有遗憾。作为读书人,是很珍惜书的。

  主持人尹俊:大方向上没有遗憾,觉得是圆满的。

  最后一点时间我们谈一谈任老和季老,季老和任老是在同一个层次上,但是由于季老写了很多散文、传记,被大家看到的更多,其实任老不管在学术上还是在道德、人品上也是一个大家。

  柴剑虹:实际上我认识任老的时间比季老时间还要长一点。文革以后我回来上研究生,当时在北师大有很多社科院的研究生,就有任老带的宗教学的研究生,我当时也听任老的课。

  任老现在外面对他的评价,哲学家也好,是一个很好的图书馆学家,他都是当之无愧的。任老在研究宗教哲学,不仅在中国具有非常崇高的地位,在世界哲学界也是有很高的地位。而且任老我们知道,一直到他这次因为病重住院之前,他虽然已经退休了,已经90多岁了,他还是坚持每个星期一、星期四到国家图书馆上班。

  主持人尹俊:很不容易。

  柴剑虹:很不容易。

  主持人尹俊:张先生,您对任老大概了解多少?

  张光璘:我没有直接和任老接触过,但是任老来看季先生的时候我有幸看到过。后来我把《季羡林先生》书写好之后,送给任老一本,任老给我回信,他说“我一个字一个字读这本书,我觉得季羡林先生是我很佩服的人”,他就是这样讲,而且这本书里写了很多重要的文化人物,从这本书中,他觉得他对季羡林先生更进一步了解,更敬佩。

  柴剑虹:近几年他们两位好像没怎么见面,但是都互相惦记。因为我知道这个情况,有一回任老就问我季老最近怎么样,我说我刚去看过他,这是前年。季老当时想从医院出去吃点新鲜的,季老到莫斯科餐厅,而且自己点了啤酒。我就告诉任老,我说任老不错,还去喝了啤酒。任老说“这个不行,你得劝告他,要小心一点,你把我的话带给他”。后来我带给季老,季老说“你告诉任老,我是属猪的,吃不坏,请他放心”。说明他们两个人之间关系非常好。

  主持人尹俊:两位泰斗同时离去,是不是真的像张先生说的意味着一个时代或者是一页书翻过去了,接下来的书页可能写的就是别的历史或者是新的内容?是这样吗?

  柴剑虹:历史是在发展的,像季老、任老这样的一代先哲,他们已经走了,剩下来的是我们这些人、比我们更年轻的人应该怎么办?我曾经讲过一个观点,像我们这一批人,我们如果还有一点点知识,或者是在生活上还有一点信心,那是像季老、任老这样的老师教导我们。如果比我们年轻的人,他们缺失的东西,学术浮躁,或者某些方面还不成熟,应该首先从我们这些人身上检查检查,我们是不是把老师传给我们的东西又传给了比我们年轻的人?这里有星火传承的问题。我们现在来悼念季老、任老,更重要的是应该真正地把他们的人格精神,把他们的治学精神、学问传下去,这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别的。

  张光璘:柴先生说得很对。季老、任老的去世,当然我们很悲痛,但是应该把它看作是一笔财富。不论是人品,不论是学识,不但是我们这一代,包括你们这一代,还有下一代,都应该好好学习。他们既是我们的楷模,他们在好多方面都值得我们学习,他们并没有因为去世而过时。比如鲁迅先生去世很久了,他没有过时,他会随着时代进一步地给后人瞻仰、学习。

  柴剑虹:我还想补充一点。因为今天是在新浪,季老在晚年对传媒很关注。

  主持人尹俊:季老上网?

  柴剑虹:倒不是上网,他曾经在病床里聊过传媒的问题,后来在《病榻杂记》出版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季老对传媒有希望。他多次讲到“现在我们要讲真话,不要讲假话,不要编瞎话”。但是现在看到有些传媒,为了有轰动的效应,有时就编一些东西来引起公众的轰动,季老对这个很不以为然。季老说过去中国有媒婆,把漂亮的事情说丑,把丑的事情说漂亮,为了某一个目的。季老说千万传媒的媒不要成为媒婆的媒,季老说如果我还有精力,我要写这样一篇文章。

  所以,我希望传媒界,包括我自己在出版界,也是属于传媒这方面,我们要争取像季老、任老这样的人,任老也是要求讲真话,3年前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开学典礼上请任老讲话,任老说你们请我讲话,我就讲一点真话,在座有教育部的负责人,各个大学的负责人,任老说你们现在教育评估体系有毛病,你们如果哪个大学能够把这个评估体系否定了,建立合格的符合辩证法的东西出来,你们就是No.1,你们就是第一名,别的学校就要跟着你们走。任老敢于在这样的场合讲真话。

  季老也说,“我现在是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假话一句都不能说,但是真话不全说是因为里边还有很多复杂的原因在里边。

  所以,传媒在今天悼念季老、任老的过程中应该遵循他们的教导。

  主持人尹俊:虽然长者离我们而去,我们今天谈话也接近尾声,但是留给我们很多思考的东西。

  今天的访谈由于时间关系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广大网友共同跟我们缅怀两位长者。同时也感谢两位老师,今天讲的很多东西也值得我们今天深深思考一下或者深深反省一下。

  谢谢两位,也谢谢所有网友收看我们的直播,谢谢。

  (聊天结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陈辉)

相关专题:国学大师季羡林逝世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季羡林 国学 逝世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