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葛维钧:季先生的生活很简朴

http://book.sina.com.cn  2009年07月12日 11:49  新浪读书
主持人尹俊与葛维钧合影
主持人尹俊与葛维钧合影

  2009年7月11日上午9时,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季羡林先生在北京301医院辞世,享年98岁。

  12日10:30,国学大师季羡林学生,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葛维钧独家做客新浪读书,与网友共同缅怀恩师季羡林教授。

季羡林学生葛维钧缅怀恩师视频
1.葛维钧:听到消息时正给季先生校稿 2.葛维钧:季先生是个谦和、内向的学者
3.葛维钧:季先生对学生要求非常高 4.葛维钧:季先生的弟子都很尊重他
5.葛维钧:季先生是改变我命运的人 6.葛维钧:季先生最大成就是学术著作
7.葛维钧:季先生是个异常聪明的人 8.葛维钧:只要仰慕季先生的都是弟子

  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尹俊:在学术之外,季羡林老先生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您可能最了解的那一段是从1979—1982年那一段时间。

  葛维钧:我去的也比较少,但是他的生活状态非常俭朴,吃穿都不太在意。他的蓝布中山装穿的时间很长,一直到后来很长时间都穿这个东西。

  主持人尹俊:有人说你在北大看穿这样衣服的人,那是季老师。

  葛维钧:是季先生。

  主持人尹俊:完全都可以识别出来,有这样的传说,生活是深居简出的一个人。

  葛维钧:他希望深居简出,但是找他的人太多。所以,他的时间有很多都用在接待客人上边了,当然也是必要的社会活动。我们想的很窄,我们总希望他能够多一点时间去做学术工作,也许我们的想法不对。

  主持人尹俊:我能想到无非是来讨教的,慕名而来拜访的,可能还会邀请他出席社会活动,或者工作上的往来,比如出版社。除了这些之外,还会有什么样的原因找到季老师?

  葛维钧:媒体找他不少,有时候在外面排着队找他。他见见媒体也是可以的,看他自己怎么样平衡、安排这个工作。即使在这个情况下,他仍旧出工作,仍旧出成果,这一点是我们难以做到的,我如果见了媒体,回家得且有一阵缓不过来,我能够静下心来做工作可能得几个小时以后,我的能力不行。

  主持人尹俊:宁静的这种境界咱们可能跟季老师比差距太大。

  葛维钧:对,跟他是有差距的。

  主持人尹俊:您后来从事的工作,因为也是在社科院做印度学的研究,刚好和季老研究的最精深的领域是重合的。

  葛维钧:他最精深的我接触不了,但他搞印度学,跟我做的行当是一样的。

  主持人尹俊:后来也算是成了研究的同行。

  葛维钧:季先生是一个大家,我可能有一丁点跟他沾上边。

  主持人尹俊:会有讨教和沟通。

  葛维钧:有什么问题我们会请教他。

  主持人尹俊:遇到什么难题会拜访季老师。

  葛维钧:是这样。

  主持人尹俊:还能回忆起来大概有哪些问题讨教?

  葛维钧:现在一时很难想起来。

  主持人尹俊:反而证明很多次。

  葛维钧:很多次,我们就是看看他以前怎么样讲的,书里怎么样想的,争取自己解决。

  主持人尹俊:季老师学的领域是很宽泛的,光语言就会12种,研究的方向很多。其中印度学这一块应该只是其中之一。

  葛维钧:是的。

  主持人尹俊:季老因为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学术高峰,季老攀的最高的是哪个领域?

  葛维钧:还是印度古代语言上,但是他同时做很多工作,他的书房里有不同的桌子,也许这个放的是散文,那个放的是敦煌学,也许这个又是印度学。如果感觉到这个事情做得差不多可能做那个事情。他的这种休息方法之一可能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觉得他的最高成就应该在印度古代语言上,包括梵文、巴利文,包括吐火罗文,这不是印度文,了解的人非常少。

  主持人尹俊:听说是仅有的几个人了解。

  葛维钧:对,了解的人非常之少。

  主持人尹俊:说到季老,我去年也是通过他另外的一个弟子对季老有所了解,季老出国之前也好,早年也好,其实是很苦的,家世方面不是我们想的特别美满的家庭。

  葛维钧:不是非常优越的条件。

  主持人尹俊:所以能够成为这样的大家,真是他的一生,我们现在很多人回顾的时候都是看季老功成名就之后,回国之后,成为大家之后的生活。其实我们看看季老师出国之前,早年甚至上小学那个时代,发现真的季老师从那样一个环境中走出来,会有更大的震撼。这种反差很大。

  葛维钧:对,但是他一个是自己非常努力。另外,他是得天独厚的天资。像他这样一位人物,迟早会脱颖而出的。

  主持人尹俊:另外你有没有发现季老师身体里有一股韧劲,有人说这种韧劲是中华民族的民族性之一。

  葛维钧:有,他做学问就是有一种韧性,他做《糖史》几乎差不多是20年左右,没有放弃这个事情,不断地要给这本书写某些章节,写相关的论文,20年以后,等到80多岁才出版这本书。

  主持人尹俊:从60多岁研究到80岁。

  葛维钧:年龄很难算出来,就是坚韧不拔做这件事情。因为在糖非常常见的东西上边,我们每天可能都要用、都要吃,在这个上面体现各个民族、各个国家至今文化交流的信息,他要把这个信息挖掘出来。在糖上怎么体现世界各个民族、各个国家之间文化交流,他认为文化交流是人类进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主持人尹俊:另外一个体现从《牛棚杂记》这本书里就应该能看出来,因为我们知道“文革”期间,那个年代很多学者挺不住,但是季老师的心态很好。他虽然遇到一些问题,但是他至少自己调节得很好。那样的环境下还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也是一种韧劲的表现。

  葛维钧:毫无疑问是韧性。他对学术痴迷,非常喜欢做学术的工作,他到学术的海洋里游泳我想他是非常自在的。他不但希望自己把工作做好,他也希望后辈和同辈学者能够做更多的事情。他其中提出的一个观点很好,当初鲁迅提出过“拿来主义”,把西方或者其它民族的优秀文化拿来作为我们自己的借鉴,通过这种学习提高我们自己民族的素质。季先生在90年代提出一个“送去主义”,把我们的研究成果也要让事业的其它民族知道。为了这个事,他就主持一个大的项目,叫“东方文化集成”,准备出上百本书或者更多,把中国人研究中国、外国的成就出版出来,让外国人知道我们是怎么研究的,把我们中国的研究情况、中国的情况、我们的研究成果介绍给世界各国。所以,他提出来送去主义。为了这个事,他首先把自己《蔗糖史》的第一卷,叫“国内篇”放在东方文化集成最初十本书里边出版,起带头作用。可以说他为这个事亲自做,给我们做了榜样。

  主持人尹俊:最后我想了解一下,您参与编纂《季羡林全集》,2008年就开始,您是编审之一,《季羡林全集》现在的工作进度怎么样?

  葛维钧:我不是编审之一。

  主持人尹俊:季老钦定的编审。

  葛维钧:可能是一个顾问委员会还是什么东西,希望我们做一些工作,实际上也做了一些事情。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季先生在他的《病榻杂记》里边,《病榻杂记》202页提到一篇文章,说他曾经在印度的某个学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梵文的文章,他写了一个题目,这个我没太注意。后来全集的一个编辑问我,他说这个题目里有一个字是一个缩写,在一个版本里缩写成四个字,一个版本缩写成三个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我一看这个题目,这个题目完全是错的。我估计当初出版的时候没有看清楚季先生手写体的外文。后来我就问我的朋友和同事们,能够了解以前季学生学术的人都问过,他们都说都没见过这篇文章。没办法,我后来就通过另外我的一位同事,找到了相关的出版社,这个出的繁体本和简体本,据说是香港首先出的繁体本,我希望找到它原稿的复印件,我只能恢复其中的某些字,如果看原稿就全能恢复出来。我给他们打电子邮件联系,他们说也没有,这样这个事就很难办。后来我的一位搞印度学的朋友,我把这个事情交给他,他通过一个在中国的印度朋友,这位印度朋友到印度本国去找,居然找到这篇文章,这样就给《季羡林全集》又增加了一篇从来没有的文章。不但把题目解决了,而且文章也找到了,我非常感谢帮助我的朋友,这件事不是我做的,这是我偶然遇到,也增加了一篇文章。

  非常值得注意的不是我们这样一个过程,那个文章可能是在50年代发表的,居然在前几年病房里一字不差的把这个文章的题目记住了,而且写在了书上。这一点是非常惊人的。

  主持人尹俊:不光是有毅力,他的智力非常之好。

  最后一个问题,时间关系简单回答,也是必须要问的。现在很多人自称是季老的弟子,我知道您肯定是季老的弟子。但是我们知道现在学术喜欢攀龙附凤,也喜欢靠到哪一枝上去,我是季老的弟子,或者我是某某大师的弟子。既然有这么多人自称是季老的弟子,这些人中符合什么样的条件,或者怎么样的人才可以真正称得上是季老的弟子?

  葛维钧:倒也不必这么严格的区分。中国传统上有亲自跟老师学过的学生,也有仰慕某位老师的学问、人格,就跟他去学,这是属于私塾弟子。这两种所谓弟子不必做严格的区分,只要你做的事情符合季先生的学术思想,符合他对学术的要求就可以了。而且说实在“弟子”这个词在季先生的学生中间不太流行。

  主持人尹俊:不流行?

  葛维钧:从来不说。我们从来不谈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觉得做一点事情还是要紧的,我们很少对外人说。

  主持人尹俊:季老师的弟子反而不会主动提及自己是季老师的弟子,这是我们应该注意到的特征。

  葛维钧:我对您这个“反而”不太赞成。

  主持人尹俊:真的季老师像一个大海一样,他生活中的每一面都可以给我们很大的感触。今天我们也借着这个机会听您讲述了很多让我们更加认识到季老师的全貌。非常感谢你。

  葛维钧:谢谢,谢谢网友朋友们。

  主持人尹俊:谢谢网友收看我们的直播,谢谢。

  (聊天结束)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陈辉)

相关专题:国学大师季羡林逝世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季羡林 国学 逝世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