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作家毕飞宇聊新书《推拿》实录

http://book.sina.com.cn  2008年10月14日 16:01  新浪读书
作家毕飞宇聊新书《推拿》实录
图为著名作家毕飞宇

   作家毕飞宇时隔3年之后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推拿》,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blog)出版。这部近十八万字的小说讲述的是一群盲人推拿师内心深处的黑暗与光明,这是国内少有的以盲人群体为题材的文学作品,也是被誉为“最了解女性的男性作家”的毕飞宇首次涉足盲人题材的长篇小说。

   14日17时著名作家毕飞宇做客新浪读书《文坛开卷》,就新书《推拿》及写作背后的故事与网友交流。

作家毕飞宇做客《文坛开卷》聊新书《推拿》视频
 对待残疾人的态度是民族文明的标志  毕飞宇:写作不顺时习惯闭眼冥思
 毕飞宇:盲人比我更快乐  女性渴望婚姻,都是爱情至上者
 几十平米的小时空浓缩盲人生活点滴  毕飞宇:赏赐的同情是不能接受的
 眼睛“照亮”黑暗,作品不酷更真实  毕飞宇:生活没有结局,作品不写结尾

    (以下是聊天实录)

  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文坛:全球的新浪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文坛开卷》。今天做客的嘉宾是著名的作家毕飞宇,毕飞宇老师很多的作品大家都很熟悉,像《平原》、《玉米》等等,今天他要给大家带来他的新书《推拿》,是关于写盲人推拿师的,欢迎你毕老师。

  毕飞宇:谢谢。

  主持人文坛:跟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吧。

  毕飞宇:新浪的网友大家好,我是毕飞宇,非常高兴来到这个地方和文坛聊《推拿》这本书。其实新浪我很熟悉了,以往就来过一次。

  主持人文坛:对网友也很熟悉是吗?

  毕飞宇:谈当时我的《玉米》,当然了,平时我的生活里面其实跟新浪也是每天都有关系,因为这个时政,体育,我是个体育迷,每天起码上来两回。

  主持人文坛:也会到读书频道看看吗?

  毕飞宇:读书频道也是比较多的,但是比体育频道少(笑)

  主持人文坛:看来我们作家的爱好也很丰富。其实刚才一位网友在提醒我,说因为这本书咱们是写到盲人推拿师的,明天10月15号是国际盲人节。

  毕飞宇:对,国际助盲日。

  主持人文坛:在你跟这么多盲人朋友交往的过程中,你觉得他们在意这样一个节日吗?

  毕飞宇:这个节日我觉得对我们的作用可能远远大于对盲人的作用,因为许许多多人是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节日的,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节日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许许多多的健全人忽略了残疾人朋友,当然这个里面也就包含盲人朋友。我觉得如果一个健全的社会忽视了残疾人,我觉得这个社会是不够健全,不够美好,乃至于不够文明的。一个民族对待残疾人的态度我想可以成为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一个标尺。

  主持人文坛:毕老师,您跟盲人朋友接触这么多,像明天这样的节日你会特意为他们做一些什么吗?

  毕飞宇:不会。

  主持人文坛:为什么?

  毕飞宇:因为我明天在北京为这个书一直在做这个,这个事情都是安排的比较紧,事情都做好了。当然了,我不会说这个书利用明天这个机会把它作为礼物献给盲人,这话不会这么说,但是我觉得明天宣传这本书的过程当中,因为这本书写的是盲人,或者许许多多的场合涉及这个话题,在这样一个日子里面谈这个话题我觉得对我来讲我也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主持人文坛:像这本书有一些你的朋友读到了吗?

  毕飞宇:没有。

  主持人文坛:因为我只是看到封面上有一些盲文,就是推拿两个字,你本身自己懂盲文吗?

  毕飞宇:盲文一点都不懂,因为我不需要懂盲文,你也不需要懂盲文,因为语言是用来和别人交流的,盲人和别人交流的时候是没有任何障碍的,聋哑人他彼此可以打手语,盲人不存在这个问题。

  主持人文坛:但是你的书这样的话,书又是另外一种桥梁去跟盲人沟通。

  毕飞宇:对,我非常同意你的说法,我正在努力,还没有眉目,早一点把《推拿》这个盲文版推出来。

  主持人文坛:还有一些有声的读物也可以啊。

  毕飞宇:有,甚至我可以把我的U盘送给盲人朋友,盲人朋友的电脑里头他有他的一套软件系统,你一进去以后很快就变成声音。可是你知道这些东西虽然我可以把这个小说的信息给盲人,但是对我来讲是不满足的,我还是渴望有一本盲文书送给他们,为什么呢?因为盲人的阅读特别有意思,他是靠指头去抚摸的。

  主持人文坛:我抚摸推拿这两个字半天,感觉不到任何的我怎么样去分辨,怎么样去阅读?

  毕飞宇:其实盲文特别简单,很快就能学会,无非就是声母韵母声调,关键问题不在于你懂得哪个是代表“A”“O”,关键是你的指头得有敏感度,你的敏感度得够,因为他不可能一个一个猜,他就跟我们眼睛阅读一样一下就划过去一个句子了,盲人阅读的时候很快的。

  主持人文坛:毕老师曾经在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当过老师,其实《推拿》这本书也是写了一群盲人的就业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故事,其实盲人的就业比如说您从这个学校出来,发现他们毕业以后,他们的就业除了推拿还有一些别的选择吗?

  毕飞宇:机会不多,从比例来讲他们的处境也是不容乐观的。

  主持人文坛:而且推拿应该说是他们主要的就业渠道。

  毕飞宇:就是能够去学推拿,最后找到一个很好的地方可以去工作,这个对他们来讲也是很不容易的。

  主持人文坛:其实毕老师,我在拿到你这本书的时候,肯定从前后翻一下,有两个地方我是特别感兴趣的,先问一下您。

  毕飞宇:您说。

  主持人文坛:尤其是第一段话我就很感兴趣,说你要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你静静地坐在书房里,闭上眼睛,很久很久。这个动作为什么会有发生?

  毕飞宇:这段话不是我的原话,他们后来编辑做了一些处理,我的原话就是当我决定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在我的书房里面闭上了眼睛,就是这样。

  主持人文坛:没有很久很久?

  毕飞宇:没有很久很久,也没有什么夜幕降临,那个太文学了,我还没有那么文学。我仅仅是做了这样一个姿态而已,就是我得让我自己品味一下这个心情,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做了一下这个事情,有了这个动作。后来在写作的过程当中,你知道写作的过程有时候顺,有时候很不顺。

  主持人文坛:这部写作怎么样?顺吗?

  毕飞宇:顺的时候有,一样的,永远都有很利索的时候,它也有不利索的时候。

  主持人文坛:不顺的时候在哪儿?

  毕飞宇:你等一等,到了不顺的时候我就习惯性的把眼睛闭起来了,这是一个习惯,总觉得这样做以后好像这个动作能够帮助我,其实帮不了我。

  主持人文坛:你觉得你闭上眼睛能进入盲人的世界,盲人的内心吗?

  毕飞宇:不能。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新浪连载:

毕飞宇新作关注盲人世界:推拿

Powered By Google 订制滚动快讯,换一种方式看新闻

更多关于 毕飞宇 推拿 的新闻

·改革30年30城市变与迁 ·新浪《对话城市》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